当前位置: 首页 > 佛教书籍 > 佛学著述 > 大乘起信论直解(明.德清直解)

浏览历史

大乘起信论直解(明.德清直解)

大乘起信论直解(明.德清直解)

prev next

  • 商品货号:A10321747
    商品库存: 10
  • 商品品牌:上海佛学书局
    商品重量:119克
  • 上架时间:2012-08-28
    商品点击数:4189
  • 市场价格:7.5元
    本店售价:5.0元
    用户评价: comment rank 5
  • 商品总价:
  • 购买数量:

商品描述:

商品属性

大乘起信论直解A(马鸣菩萨造论)大乘起信论直解

马鸣菩萨造论、真谛三藏释论、唐法藏造疏、明德清直解

刻起信论直解辞

华严宗法界缘起纲要

大乘起信论直解卷上

大乘起信论直解卷下

刻起信论直解辞

        起信论者,乃马吓鸣大师为破小乘、外道邪见,宗百部大乘经典所作,以为发起正信也!故立论宗法界一心,开真妄二门,彻生灭之本、穷迷悟之源,指修行之正路、示止观之妙门,总括一万一千余言;理无不尽、事无不该,可谓大教之关钥、禅宗司南也!以文约义博,幽深窈渺,难以致诘;贤首旧疏科最为精详,加以记文瀚,学者望洋杳莫可究。予尝就本疏少删其繁,目为疏略,业以刻双径,率多尊崇;顷念法门寥落、讲席荒凉,初学之士既无师匠可凭,己眼不明,非仗此论以入大乘正信,将恐久而无闻焉!山居禅悦之暇,因祖旧章率意直注本文,贵在一贯,不假旁引技蔓,而一心真妄迷悟之义了然毕见如视白黑,足有便于初学,非敢闻于大方也;门人超逸久依在座,深讨论义似得其旨,今携草归粤,志欲刻之以为法施。予谓无佛法地,后学有志参究大法者,又当以瓦注也!若夫得意遗言,直入唯心现量,是在当人智眼!

时泰昌改元岁在庚申仲冬朔  匡山逸叟憨山释德清述

华严宗法界缘起纲要

华严七祖以马鸣为初祖,然此论中未及圆融之旨,何以称耶?向未有知其者,后学竟茫然莫辩,故了不加意,使古人建立宗旨  无以畅明于世也!故今略示其要,令知所宗。

华严圆宗以一真法界统四法界,依四法界立十玄门,惟四界十玄皆由六相立,是则六相以成圆融无碍之宗也!此论总明六相,则包括四界十玄理趣无遗;以六相为圆融之统,是则此论摄法界而无尽矣!故首标一心真如为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也!且此论宗百部大乘所造,然百部大乘乃化佛建立即实之权,今此论总摄权乘归于一实,要显即权之实,引归果海圆融之极致也!然论中虽未明显圆融之旨,且三乘五性顿渐修证都归一心果海之源,而圆融具德皆一心之妙,已具华严宗中,故此不说;单为引摄归于性海,故论中最初所归者乃报身佛,及断惑所见者亦报身佛;而论义具明染净同真,为一心之相用,以一念为染净之源起,是则全同华严以法界缘起为宗,而十二绿生即如来普光明智也!是知要入华严法界必由此论为入法界之门也!

言六相者-乃总、别、同、异、成、坏也!

一者总相-即一心真如为法界大总相法门体。

二者别相-即一心二门、三细六粗、五意六染修断差别也!

三者同相-即圣凡染净、因果性相同一真如,即瓦器微尘之喻也!

四者异相-即染净诸法各各差别,不一不杂,如尘器之不一也!

五者成相-即染净诸法皆由一念绿起而成也!

六者坏相-即染净诸法各住自位,各各无性,无以自立也!

言四法界-乃理法界、事法界、理事无碍法界、事事无碍法界也!

一者理法界-即一心真如,更无别法,全一真理。

二者事法界-即一切圣凡染净、依正因果诸差别事法也!

三者理事无碍法界者-由上理事相成共有十门,以事揽理成,故全理成事;以理成事,故全事即理。以理能成事,故事不碍理而能显理;以事揽理成,故理不碍事而能融事。理能成事,故全事即理;事能显理,故全理即事;以理事相即,故得理事融镕无碍也!法界观十门分别最为昭著,此略举其要。

四事事无碍法界-以上理事无碍,今全理成事,故不必更言其理;以全事全理,故事事融摄无障无碍。但以六相该收一切事法,则法法圆融,故成十重玄门,以彰法界之大用;故此论义会六相,则已摄事事无碍圆融具德宗也!十玄门义具在华严玄谈中说,今但列名。

十玄门者-一同时具足相应门、二广狭自在无碍门三一多相容不同门、四诸法相即自在门五秘密隐显俱成门、六微细相容安立门七因陀罗网境界门、八托事显法生解门九十世隔法异成门、十主伴圆融具德门此十玄门义如法界观及玄谈中说。

大乘起信论直解卷上

此论之题目乃一论之纲宗也!言大乘起信者-为欲发起大乘正信故。言大乘者-即所信之法体。所言法者-谓众生心,是心即摄一切世间出间法,具有体、相、用三大义,故云大也!乘者-谓此一心有运载义,以诸佛乘此而证菩提涅槃;菩萨乘此广修万行,下化众生、上求佛果;众生乘此而轮转生死。以此一心是一切圣凡迷悟因果之总相故,故下文云即是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。今者欲令众生谛信此心即是大乘,正解不谬,意要发起大乘正信,故云大乘起信。然能信者是人,大乘即所信之法,义兼人法,以法为机设故。此论之作以佛入灭六百年中,小乘之人不信唯心,心外取法多起诤论,外道邪执破坏正法,故论主兴悲特造此论,故下因缘云为欲除疑舍邪执故;以疑与信反,今信此心则疑自除矣!此论盖宗楞伽、思益等百部大乘经所造,发明唯心识之旨统归一心,遵为性、相二宗之纲要,深穷迷悟之根源、指示修行之捷要,所谓总摄如来所说深广之义,实大教之纲宗、禅门之的旨也;论者-决择是非,发明正理,拣非经律,故以论明。贤首本疏精详,但科段少隔,前已删繁从略,谓之疏略;然其中文义少有不驯,故今仍遵本疏正义顺为直解,以便初学,非敢妄有臆说,观者幸无以人废言,取信于心是所望也!

马鸣菩萨造

此造论人也!马鸣者-以此菩萨初生之时,感群马悲鸣,故以为名;及说法时,诸马闻之亦皆悲鸣。疏引摩诃摩耶经云:如来灭后六百岁已,诸外道等邪见竞兴毁灭佛法,有一此丘名曰马鸣,善说法要,降伏一切诸外道辈。

真谛三藏译

此译人名也!论有二译-一西印土优禅尼国沙门波罗末陀,此云真谛,梁元帝承圣三年于衡州建兴寺译成一卷、二十四纸。一于阗国沙门实叉难陀,此云喜学,大周则天时于东都佛授记寺译成两卷,亦二十四卷。今行前译。

唐西京太原寺沙门法藏造疏

明匡山法云寺沙门德清直解

将著论文先归敬请加,后正述论文。且初-

归命尽十方

将造斯论先须归命三宝请求加被,所以然者,以造论释经,经乃佛说,佛智甚深非情可测,故请三宝威力加被摄受,故使论义印契佛心,且云归命,表能归之心也!欲入法性先忘我相,然命以统摄六根,今以命归则身心俱亡,能归之至也!十方乃所归之分际,意谓所著论义乃十法界之宗,故须归命尽十方之三宝,以心无分限,故境亦无量,意在归十方法界帝网刹中无尽三也宝也!

最胜业遍知  色无碍自在    救世大悲者

此归佛宝也!佛以三轮应物,今所归三轮皆最殊胜,意显非应化身,乃从法垂报之身也!遍知-意业最胜也!凡夫不知、外道邪知、二乘偏知、菩萨分知,唯佛遍知。以实智证理,理无不彻;权智鉴机,机无不宜;乃至法界众生念乐欲无不尽知,云遍也!色无碍自在-身业最胜也!华严佛有无量相,相,有无量好,根根圆融周遍自在,十身历然无坏无杂,故云无碍。救世大悲-语业最胜也!佛以音声轮应机说法,一音各解,故语最胜也!世-乃众生世间所救之处。大悲—乃能救之心,如来唯用大悲为力故。者-指人也!

及彼身体相  法性真如海    无量功德

此归法宝也!及者-谓不但归佛,亦归法也!彼身-指上佛身,佛以为身故;谓从真如所流教法即是法身常住,以此中已有如来全身故,意显此法即佛之体相本无二故。法性真如-正指法体,谓真如法性即法身真体,以此法身在有情为佛性,在无情为法性,以与一切染净诸法为体性故。以有随缘不变、不变随缘,故喻如海。遇风起诸波浪,湿性无二,故云相也!如来藏中含摄众德,故云功德藏。

如实修行等

此归僧宝也!僧通凡圣大小,今言如实修行乃地上菩萨也!据后译云:无边德藏僧·勤求正觉者。则上句叹德,人能摄德,故名为藏。

下述造论意-

为欲令众生  除疑舍邪执    起大乘正信  佛种不断故

此述造论意也!法不虚设必有所为,今有四意-一以二乘不信唯心,故显示一心正义令除疑惑。二以外道邪执,故对治执令舍邪见。三以修行者未起正行,故分别发趣道相,令起正信以为行本。四为使信成满,入住不退,堪受佛果,故云佛种不断。为此多意所以造论!

论曰:有法能起摩诃衍信根,是故应说!

此总标论宗本也!法者-即论所依宗本,谓一心法具二门、三大义,故正示所宗。摩诃衍-此云大乘,谓所宗心法即是大乘。能信此心即是大乘根本,有此胜益是故须说。

说有五分,云何为五?一者因缘分、二者立义分、三者解释分、四者修行信心分、五者劝修利益分。

此标作论规制,初开章门也!然分章者使知义有所属,故此一论大文立有五分而为次第。法不孤起必有因由,故首列因缘;由致既彰必有宗本,故次立义;宗本幽深非释莫解,故次解释;既解法义非行莫阶,故次修行信心;解行虽陈钝根懈退,故次劝修;此一论之大节也!凡经有三分-此因缘即序、中三分为正宗、劝修为流通。

下释因缘分-

初说因缘分!问曰:有何因缘而造此论?答曰:是因缘有八种,云何为八?

一者因缘总相,所谓为令众生离一切苦,得究竟乐,非求世间名利恭敬故。

此八因缘中第一总相与一论为发起之由也!以凡夫、外道迷此一心,以招苦苦、坏苦、行苦、分段生死之苦;二乘、菩萨尚有变易生死之微苦;今开示此心令依之而修,则证得菩提觉法乐、涅槃寂灭乐;但为众生离苦得乐,非求世间名利恭敬故。

二者为欲解释如来根本之义,令诸众生正解不谬故。

此与立义分及解释分中显示正义、对治邪执作发起因缘也!以众生无有正解多起邪见,以不达如来根本义故;今立义分中一心二门、三大之义乃如来之根本,今广解释令诸众生正解不谬故也!

三者为令善根成熟众生于摩诃衍法堪任不退信故。

此即下分别发趣道相因缘也!以彼文云令根者发决定信进趣大道,堪任住于不退信故。此当十信满心,故云成熟。入十住正定聚,故云不退。

四者为令善根微少众生修习信心故。

此即下修行信心分!谓为令善根微少众生发四种心、修五种行,渐得善根成熟。以信未满,故云微少。令进向满,故云修行信心也!

五者为示方便销恶业障,善护其心,远离痴慢,出邪网故。

此下为根劣易退者赖多方便,故有四也!四中前三为下中上,后一劝修,今当下品;谓为令业重惑多者善根难发,故说礼忏方便销恶业障,远离痴慢,出邪魔网故。

六者为示修习止观,对治凡夫、二乘心过故。

此当中品也!下文修习止观门中,双明止观遣凡小二执,故云对治。

七者为示专念方便生于佛前,必定不退信心故。

此当上品也!即下文修行信心分末劝生净土,为劣根怯弱众生恐后报缘差成退,故令往生净土成不退也!

八者为示利益劝修行故。

此即下劝修利益分!谓为懈慢众生举彼损益劝令修习,总策成前诸行也!

有如是等因缘,所以造论!

此总结造论因缘也!盖菩萨本意为度众生,故以众生发起造论之因缘也!八因缘,初一是总,余七别缘,总括一论具载下文。

问曰:修多罗中具有此法,何须重说?答曰:修多罗中虽有此法,以众生根行不等、受解缘别;所谓如来在世众生利根,能说之人色心业胜,圆音一演异类等解,则不须论。

此问明所以造论之意也!问曰:如上所示一一法门,佛说契经中具有,何暇重论?答曰:以众生根有利钝、受教之缘不等,故有经论之殊。所谓下,释成根机不同、受解各别,故有经论广略之不一也!盖如来在世众生根利,机因胜也!亲见佛身三业殊胜,亲闻圆音,缘胜也!如此则一音演说,异类齐解,此则尚不假结集之经,又何须论?

若如来灭后,或有众生能以自力广闻而取解者、

此言如来灭后,根机不一、因缘各别、受解不同,于经于论则有广略不等也!且如来灭后当正法之时,去佛不远,众生根利有自智力,故能广闻多经而取解者。

或有众生亦以自力少闻而多解者;

此亦利根众生有自智力不假多闻,或一言之下心地开通、一轴之中义天朗耀,如上二类之机则不须论。

或有众生无自心力,因于广论而得解者;

此乃劣机钝根无自智力,不能于经解甚深义,要假广论多闻而得解者。

自有众生复以广论文多为烦,心乐总持少文而摄多义能取解者。

此自有厌烦要略之机,故略论不可不作,正为此论之因缘也!

如是此论为欲总摄如来广大深法无边义故,应说此论!

此结今造论之意也!此论始终万一千余言,则已总摄如来广大深法无边妙义尽在其中,可谓文至略而义至广;所谓总百部大乘奥义包括无遗、廓法界一心如观掌果,诚入理之玄门、修行之妙指也!学者可不尽心焉?

已说因缘分,次说立义分!摩诃衍者,总说有二种,云何为二?一者法、二者义。所言法者-谓众生心,是心则摄一切世间法出世间法,依于此心显示摩诃衙衍义,何以故?是心真如相即示摩诃衍体故、是心生灭因缘相能示摩诃衍自体相用故。

此立义分首标一心宗体,以显大乘名义也!所言法者-谓一真法界大总相法门体,即如来藏清净真心也!然而此心体绝圣凡,本无迷悟,自性清净,了无妄染,离名离相,绝诸对待,唯一真源更无二法,又何有大乘之名耶?楞伽云:大乘非乘。今言大乘者,盖依众生心而立此名也!所言总摄世出世法者-经云如来藏转三十二相入一切众生身中,是则迷如来藏而为识藏,乃众生心也!以此心乃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而成,名阿赖耶识,而此识体原是真如,亦名本觉,本无生灭;今因无明动彼净心而有生灭,故为业识;以此心本是真如,故摄出世四圣之法;以依业识则有生死,故摄六凡之法;故云是心摄一切世间出世间法故。今依此心显示大乘义者:以法界一心具有体、相、用三大义故,今依此一心开真如、生灭二门-若约真如门则离一切相,名言双绝,但显其体,不显相、用,故云即示摩诃衍体;若约生灭门则妄依真起,即显相、用。故于生灭门中具显、相、用三大之义,是故名大;依此真妄二法有二转依,是故名乘;故云依众生心显示大乘义也!此总出大乘得名之所以,先示真妄心法通为大乘法体也!

下示三大义-

所言义者,则有三种,云何为三?一者体大-谓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减故。二者相大-谓如来藏具足无量性功德故。三者用大-能生一切世间出世间善因果故。一切诸佛本所乘故、一切菩萨皆乘此法到如来地故。

此标列义门以显大乘得名,为下正义之张本也;所言义者-谓名依义立。有何义故而立大乘之名耶?以有三大义,故得大名;以有二运转义,故得乘名。此之名义盖依真妄二法和合而有,故云依众生心显示摩诃衍义也!若言其体则唯一真如,平等不二,不增不减,故但言‘体’。今依如来藏随染净缘,以随净缘则具无量自性功德,则成出世间因果;以随染缘则变自性功德而为恒沙烦恼,则成世间因果;故‘相’、‘用’方显。以此三大染净之所不亏、生灭之所不变,是故名大。诸佛、菩萨皆乘此心,是故名乘。一论大旨唯释此义,故为宗本。

已说立义分,次说解释分!

此结前生后-

解释分有三种,云何为三?一者显示正义、二者对治邪执、三者分别发趣道。

此标列释名也!显示者-正释大乘所依法义。对治者-既明正体,须遣异计。上释‘大’义!发趣者-趣进次第。正明‘乘’义!此正宗一分有此三段,依义解释。

显示正义者,依一心法有二种门,云何为二?一者心真如门、二者心生灭门。是二种门皆各总摄一切法,此义云何?以是二门不相离故。

此标宗本正义,以释立义依众生心显示摩诃衍义,为一论之纲要也!此论宗楞伽等经所造,今一心二门盖依经而立也!经云:寂灭者名为一心,一心者名如来藏。此心一法不立,有无俱遣,生佛智空,故云:远离觉所觉·是二悉皆离。是则真妄不立,寂灭湛然,故经中百八句大慧约十法界名、相、妄想而问,故佛答云一切皆非。今是心真如为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,即经所示寂灭一心也!以一心寂灭,不可说示,故大慧便问诸识有几种生住灭,是约生灭门中容有言说,故五法、三自性皆依生灭门而有也!以经云:诸识略有三种相-谓真识、现识、分别事识。故今论依一心立二门者,盖依真识立真如门,依现识、分别事识立生灭门;故今真如乃一心之真如,故名、相、妄想一切皆非,一法不立,四句俱遣;以依二识,故三细六粗、五意六染总属名、相、妄想,皆生灭门收,此论立义之宗本也!前立义中云众生心摄世间法者,盖总约真妄和合之一心以通含染净诸法,为显大乘依之而得名也!今云是二种门皆各总摄一切法者,以显如来藏、识藏真妄和合,各有力用互相含摄,以显不思议熏变之妙也!以如来藏具有恒沙诸净功德,今迷而为识藏,而变恒沙净功德而为染缘。今言各总摄者,以如来藏随净法熏,则真有力而妄无力,故染缘即变为净法,则总摄染缘于如来藏中通为不思议之净用;若随无明染缘熏,则妄有力而真无力,故净德即变为染缘,则摄净德于藏识中通为不思议之业用;是则总是一如来藏,但随染净熏变,以致真妄各别户相含摄,故云以是二门不相离故也!此明如来藏不思议熏变之妙,故以此各总摄标显,向下论文中生灭因缘、染净熏习发挥此三字而已!

心真如者-即是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,所谓心性不生不灭;一切诸法唯依妄念而有差别,若离心念则无一切境界之相,是故一切法从本已来离言说相、离名字相、离心缘相,毕竟平等,无有变异,不可破坏,唯是一心,故名真如。

此标释立义分中是心真如也!何以名真如耶?谓即是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。一法界者-即无二真心,为万法之所因依。界者-因也!总相法门体者-即一切圣凡依正因果之总相皆依此心而为其体,然此心体本不生灭,所谓常住真心也!既云一真,元无差别之相,而今有差别者,唯依妄念而有返显,若无妄念则湛寂一心,了无差别境界之相矣!虽则万法差别,法法皆真,是故一切法从本已来言思路绝,心行,处灭,故一切言说、名字、分别皆不可得,故皆云离也!由是染净不能异,故云毕竟平等。四相所不迁,故无变异。不属有为,故不可破坏。唯是一心更无别法,以不妄不变,故名真如。

以一切言说假名无实,但随妄念不可得故。言真如者亦无有相,谓言说之极,因言遣言,此真如体无有可遣,以一切法悉皆真故;亦无可立,以一切法皆同如故;当知一切法不可说不可念,故名为真如。

此释上离缘,以显真如绝待也!问:何以真如离名言相耶?答:以一切言说假名无实故。问:何以离心缘相耶?答:以随妄念不可得故。问:若名、言、心缘一切皆离,如何是真如相耶?答:真如者亦无有相,以真如体离相寂灭,不可以相取故。问:既离名绝相,何以有真如之名耶?答:以真如之名乃言说之极,此名之外更无有可加者,故以真如之名以遣名言之执耳!非是真如有相可名也!问:若名既遣,而此真如之体亦可遣耶?答:此真如之体真实无妄则无可遣,以可遣者妄耳!不可遣者真也!以一切法悉皆真故,无可遣也!问:若诸妄俱遣,唯立真如一法耶?答:亦无可立!谓若真外别有一法则言可立,以一切法皆与真如同体,无二无别,又何可立?以有如是义故,当知一切法不可说不可念,故名真如,此究竟离相之地也!

问曰:若如是义者,诸众生等云何随顺而能得入?答曰:若知一切法虽说无有能说可说,虽念亦无能念可念,是名随顺;若离于念,名为得入。

此问明随顺得入,以明观智境也!问曰:言真如之体既言思路绝,举心即错、动念即乖,则诸众生等云何随顺而得悟入?答曰:若知一切法虽说无有可说,虽念无有可念,此是方便随顺;若离于念,名为得入。以离念境界唯证相应,故云得入。

上明离言以明观智境,下依言辩德以明生信境-

复次,此真如者依言说分别有二种义,云何为二?一者如实空-以能究竟显实故。二者如实不空-以有自体具足无漏性功德故。

此依言辩德,以释立义分中是心真如相也!前显离言但示其体,故云即一法界体平等无二;今则依言辩相,故云有二种义。义-即相也!以即体之相故,但标真如,谓显体有空、不空二义也!如实空者-谓真如实体之中空无妄染,以妄空故,实体自显,故云究竟显实。如实不空言有自体者-以异妄无体,谓自体不空,非断灭也!言具足无漏性功德者-以异恒沙有漏烦恼,故云具足等,言如实体中虽空无妄染,而能具足无漏性功德故。佛性论云:由客尘空故,与法界相离;无上法不空,与法界相随。是则妄染虽空而德相不空也!

所言空者-从本已来一切染法不相应故,谓离一切法差别之相,以无虚妄心念故。

此略释空义也!谓真如实体但依妄染本无,故说体空,若离妄染则无空可说,谓此真体从来与一切染法不相应故;谓离一切妄法差别之相则绝境,以无虚妄心念则绝心,心境皆绝,故言如实空耳!

当知真如自性非有相、非无相,非非有相、非非无相、非有无俱相,非一相、非异相,非非一相、非非异相、非一异俱相,

此广释空义,以显真如实体本离四句、绝百非也!然有无四句乃内教学佛法不得意者所计也!一异等四句乃外道谬计也!谓真如之体即般若真空,若不得般若义则妄起四计,是为四谤;今显四句既离,百非自遣,般若实体平等现前,故总云非;楞伽百八俱非总不出此二‘四句’计。

乃至总说依一切众生以有妄心念念分别皆不相应,故说为空,若离妄心实无可空故。

此结显空义也!谓真如实体非思量分别之境,故众生种种妄想分别皆与此体总不相应,以为遣彼妄念,故说体空;若离妄心则空亦不立矣!又何有空之一字可说也!此则妄念既离,真亦不立,所谓究竟显实也!

商品属性
[作者] 明德清直解
[出版社] 上海佛学书局
[出版日期] 2010年
[开本] 32
[图书页数] 137
[图书装订] 平装

商品标签

用户评论(共0条评论)
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购物指南
购物流程
交易条款
我的百益
验证码不显示解决方法
支付方式
货到付款
银行转帐
邮局汇款
汇款单招领
支付宝支付
网银在线支付
配送方式
自提
快递运输
配送时间
物流配送查询
售后服务
百益承诺
退换货政策
发票制度
帮助中心
忘记密码
常见问题
客服中心
合作站点: ecshop ecshop模板 最模板